<form id="9njb7"></form><form id="9njb7"><nobr id="9njb7"><nobr id="9njb7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9njb7"><nobr id="9njb7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9njb7"><span id="9njb7"><th id="9njb7"></th></span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要聞 人事 政情 本網 旅游 圖片
                  新華網 > > 安徽頻道 >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材料不夠“墓照”來湊,遺產繼承為何頻陷“自證循環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04月27日 15:44:23 來源: 新華每日電訊

                  ????不久前,常住北京的劉暢(化名)請假回到安徽合肥,處理母親存款等遺產事宜,過程卻并不順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公證處要求劉暢提供相關法律憑證來證明其外公外婆已經去世,但她無法證明“外公外婆是自己的外公外婆”,且無法提供墓碑照片走簡便程序,只得先行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銀行則要求劉暢回母親戶籍所在地派出所,給銀行開具證明才能查詢資產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最終,劉暢花了一天時間,只辦成了母親在一家銀行的資產證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遺產繼承“關卡重重”

                  漫畫設計:陳恬雨、劉旭峰

                  ????由于法定繼承遺產的第一順序為配偶、子女、父母,即他們都享有繼承權,辦理繼承手續時,上述人員均需到場,或提供放棄繼承的憑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公證處工作人員表示,作為獨生子女的劉暢,不能代表其外公外婆、父親辦理繼承公證。劉暢表示外公外婆早已去世,父親70多歲行動不便,也無法自行前來。因此,公證處提出,劉暢如要辦理,需提供外公外婆死亡證明、逝者配偶因故無法到場放棄繼承權的公證等相關憑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而在提供這些證明之前,劉暢要先證明“外公外婆是自己的外公外婆”。聽聞此言,她十分為難,因其母親結婚后與外公外婆早已不在一個戶口本上,加之手頭沒有外公外婆的死亡證明,更無法提供相關法律憑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于是,公證處工作人員提出,要么去社區居委會走訪提供證明,要么“去逝者檔案所在單位查詢檔案信息證明其父母身份”。如果還不行,那就得到外公外婆墳前拍攝照片,提供“墓碑照片”走簡便程序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上述證明劉暢均無法立馬提供,且由于地方風俗,外公外婆墳前目前也沒有立碑,反復溝通無果之下,她只能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面對輿論質疑,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安徽監管局消保處處長陳默表示,出于保障存款安全、保護已故存款人及所有繼承人利益的目的,銀行在盡量為百姓提供便利的同時,必須采取足夠的風險控制措施,在繼承便利和保護存款安全之間尋求適當平衡,以防范道德風險和欺詐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公證處方面表示,在無法提供法定死亡證明和親屬關系證明的情況下,要求提供墓碑照片,借以佐證死亡事實和親屬關系,這是業內公認的便民之舉,這對于當事人而言較為簡單,可進一步降低當事人舉證負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對此,劉暢表示,她并非指責公證處的工作流程,也理解銀行考慮資金安全的做法,只是作為一名從外地請假返鄉辦事的百姓,各種手續耗時之長、各種證明辦理之煩,讓其倍感無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“數據跑路”頻遇“攔路虎”

                  漫畫設計:陳恬雨、劉旭峰

                  ????記者梳理發現,劉暢的經歷并非個案,此前媒體就曾報道過多起,如:讓年近七旬的老人為離世近百年的祖父母開“死亡證明”;證明“我爸是我爸”才能取病逝父親的住房公積金余額;取遺產輾轉花費多年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????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,需要處理的遺產事宜不在少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為何遺產繼承辦理如此復雜,業內人士分析認為主要有以下幾點:

                  ????一是部門間數據尚未全面共享,舊信息未跟上新數據時代。如遺產繼承中,即便子女出示戶口本等信息,僅僅只能證明其是死者的繼承人之一,而不能排除存在其他子女的情況。根據規定,需查閱配偶、子女、父母等多方面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公證行業內部人員坦言,由于部門之間的數據尚未全面打通共享,為了保障全體繼承人的合法權益,只能通過法律證明文件和相關材料佐證。加上涉及祖輩的信息,在過去大多是紙質材料保存,信息缺失、沒有上網的情況并不罕見,這都導致了通過身份證、戶口本等難以證明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二是社會信用體系未完善,財產安全仍需證明保障。“在辦理小額遺產繼承和查詢已故存款人存款業務的時候,按照監管規定,需要繼承人提供可表明親屬關系的文件。個別情況繼承人無法提供以上文件、也無法從相關部門處獲得證明材料的,銀行不具備判別親屬關系的能力,業務辦理就會遇到困難。”陳默坦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三是銀行及公證機構的延伸服務與人民群眾的需求還存在差距。“不能就法律講法律,法律要解決百姓實際問題,只要訴求是正當合理的,在百姓無助的情況下應考慮怎么解決,不能一味說辦不了。”安徽省公證協會會長、合肥徽元公證處主任孫曉龍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陳默認為,一些群眾面臨的遺產繼承情形相對復雜,對于政策知曉度不夠,不能完全理解辦理過程的復雜性。群眾和銀行及公證機構之間,關于金融政策和服務方面信息的不對稱,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群眾的獲得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便利和安全“雙贏”還需多久

                  漫畫設計:陳恬雨、劉旭峰

                  ????前幾年,深圳市福田區福田村一名女子不幸過世,女子家人希望提取她的遺產時,卻遭遇難題。銀行和公證處等部門要求開具女子死亡、未婚、未生育等多項證明,并列舉了一張清單,然而有一些證明卻被告知根本無法開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大數據時代,政務及機構服務如何最大程度實現安全便捷地為百姓辦事,是基層治理的必答題。孫曉龍認為,“放管服”改革需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發力,信息共享機制是重中之重,政府主管部門要發揮作用,減少信息的梗阻,盡快破除“數據孤島”,實現全國職能部門數據的互通共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陜西省西安市蓮花區一位老人去世后,給尚在世的七旬老伴權某留了一張有600元存款的銀行卡。權某輾轉多地無果,最后來到蓮湖區公證處。公證員為他免費辦理了繼承權公證,第一時間出具了公證書。600元雖是一筆小數目,但卻是夫妻之間最后的念想,該公證處的做法贏得了社會點贊。

                  ????陳默表示,在一些特殊、復雜的情形下,應提高服務意識,在取得相關遺產繼承人理解的前提下,妥善協助辦理遺產繼承工作。(周暢、吳慧珺)

                  ????

                  [責任編輯: 鐘紅霞 ]
                  敬請關注“新華網”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        010070130010000000000000011112071127382159
                  一道本不卡免费高清字幕在线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鸭脖网